教室里总有一个特殊的位子,在上学的时候,你

教室里总有一个特殊的位子,在上学的时候,你

时间:2020-03-24 04:2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我代二年级2班的课,我发现教室里多了一个座位。它在后墙边靠近后门的位置,前后左右都没有很靠近的学生,就堵在教室内左边走道的尽头。我以为是班上又来了新生,向学生打听。学生说:“这是个特殊位子!上课喜欢和同学说话的人,违纪的人,班主任就安排他到那里。他一个人坐,就不会去影响别人。”现在,这个座位上就坐着一个学生,他叫任金来。我认识这个学生,他成绩较差,上课喜欢讲话,我亲眼看见他好几次因为上课说话被叫进班主任办公室。

我观察他的表现:他上课无精打采,十分落寞,十分无奈;有时竟上课打瞌睡;有时突然趴在课桌上,用下巴在桌沿上挂着玩;有时用笔敲着桌子,桌子发出“笃笃”的声音,他就昂着头,看着同学笑,很得意的样子。他的作业多数时候没有完成,有时字故意写得很大,有时干脆在作业本上胡乱涂画。我好几次清查到他的作业没有交,最后才叫他来补起。那天上课后,我叫他来我办公室,问他上课为什么不认真。末了,我问他为什么要坐在这个位子。

他突然脸和脖子一下羞得通红,然后红着眼说,自己喜欢坐在那里。我看见他难为情,很有戒心的样子,也就不多问,叫他上课认真一点,让他回去了。我和班主任说起了这个学生。班主任说,他调皮捣蛋,就要他坐特殊位置。他笑笑又说,我再把他调回去,看一看他改没改,还影不影响别人。班主任把他座位调回去了,他在最后一排,要他和其他三个同学并排坐在一起。但是,上课我发现,他自己居然拖开了桌子,仍然孤零零的,让自己独处在一边。

好像故意和其他几个同学赌气似的,要保持着距离:又好像只有在这一个位置才有属于自己的空间。我问一个学生,学生说:那些同学都不愿意和他坐在一起。我又找他谈话,他说他喜欢这样坐。上课看看他,他有些高傲而又孤独地昂着头,背斜靠在墙上。我似乎感到他在努力掩饰自己,在他冷漠的外表下,有一条开裂着的自尊的伤口。我的思品课有个辩论赛,要求课外进行。我选定他和后面的其他三个同学是正方主辩,想通过活动,让任金来更快融入集体。

那三个同学瞅着他在下面嘀咕,他也不理他们。下课后,我叫来他们四个,要他们自己推选出一、二、三、四辩,并要求他们把怎样配合、怎样分工的想法告诉我。他们你推我我推你推了一会,最后大家一致说,任金来胆大,由他当一辩,代表小组最先发言。他有些高兴,没说什么,算是接受了。比赛成绩出来后,他们跑来办公室告诉我,他们这组获胜了!我点点头,给了报信的人一个微笑。在上课总结时我特别表扬了他们,肯定了他们团结合作产生了力量,取得了成绩。我突然感到任金来的面色潮红,眉头舒展,一下坐正了身子,一种久违的自豪感像花儿一样在他脸上绽放开了。

在课上我要求小组讨论,我对任金来和后排的其他三个同学说,你们四个人一个学习小组,一人轮流一次当组长,小组长必须代表本小组同学向全班汇报小组讨论结果。他们拍巴掌表示了赞同。我帮他把凳子推了过去,和别的凳子靠紧。教室里进行着热烈的讨论。没有人注意到教室后面一个距离的消失和几颗心灵的靠拢。在后面的课上,我总能看到他和同学们积极地讨论。他听课认真了,作业有时候也得“优”,教室里有了他高声说话和快活的笑声。我和班主任谈到了任金来变化,也讲到了这个特殊位置。教室里的特殊位子不在了,这个特殊的地方空了出来。在走道尽头,我仿佛看到,那个曾经特殊的地方,现在就像一个特殊的符号“0”,这个特殊的座位却在讲述着一个孩子在自尊中成长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