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读书日:长沙特殊教育学校学生双手识文

世界读书日:长沙特殊教育学校学生双手识文

时间:2020-03-24 04:25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人民网长沙4月23日电 (李芳森)从长沙市区驶出10多公里,来到岳麓区望城坡南园路,人行道旁赫然挂着一则温馨提示:盲聋哑、智障等特殊教育学校周边盲道上严禁停车,目的地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到了。

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,究其历史有100多年,其前身长沙市导盲学校,被誉为“中国人自己创办最早的特殊教育学校”,发展至今,现有视障学生200余名。在第23个世界读书日即将来临之际,我们走进视障学生的阅读生活,看他们用双手识别盲文,感知世界。

希望 阅读

周五下午,在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启明部,还未踏入教室,便听闻唇枪舌战之声,以及阵阵掌声,正举办以“手机接近(疏远)人的距离”为主题的辩论赛。

启明,既是该部门的意义,也是一种期许。这里都是视障学生,有的眼前从未察觉光芒,有的只能窥到些许。

双手识别盲文,从容应答;钝针不断书写,以待还击;老师站在一旁,为学生举起话筒。每位辩手发言完毕,都会多站立几秒,这是因为无法看到“观众”神情,只能侧耳聆听台下的动静,通过掌声的稀疏度来判断自己的发挥。

因下午有高校学生来学校做公益活动,台下的学生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一个毛绒玩具,用手触摸着小猪佩奇的手指、尾巴、长鼻子,紧贴在脸上滚动,想在脑海中刻画出玩具的样子。

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生与死,而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却在玩手机。”台上的辩论正趋向白热化,虽只是5年级,却不断引经据典,“指点江山”,能感受到学生们的阅读量。

“学生们都非常喜欢阅读,课外时间如果给他们播放书籍音频,他们就会一改平时活蹦乱跳的模样,教室里都是黑压压的。”刘苏,是启明部五年级和八年级的语文老师,看到学生们对阅读的喜爱,自己也不由得高兴。

启明部学生们的兴趣爱好虽广泛,但类型较单一,集中于手工和听觉方面,如手工、音乐等。阅读,因此成为他们课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项。

“学生不仅喜欢阅读,在对文章的理解能力上会比一般学生要强。”刘苏回忆到,有一次语文课上,讲到林海音的《城南旧事》,问及为何面对孩子连续的幼稚问题,父亲不仅没有打断,还耐心讲解。

“这是一位好父亲,他保留住了孩子的童心。”刘苏没想到学生能回答得如此精彩。在讲授萧红《祖父的园子》时,学生们也能很准确的找出祖父爱的表现。

“千里莺啼绿映红,水村山郭酒旗风。”小学课本中的一首古诗《江南春》,刘苏讲解起来得费上很大功夫。学生们学习、领悟能力虽强,但一遇到描写景色的课文,没有色彩、景观概念的学生们,便摸不着头脑。“只能通过他们能感受到的事物进行联想。”

幸运的是,学生们通过触觉、听觉阅读,不断感受着国家的日新月异,感受着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华夏古国。阅读带来的阳光,正不断驱散着眼前的阴霾。

困境 无书

一分钟能触摸出200多字,数量不多,但学生们给刘苏和其他老师经常反应的问题却是“没书看”。

这话不假,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虽坐拥湖南省最大的盲文书籍储藏量,但也不过是汉文图书馆的九牛一毛,就连教育部新课标推荐必读书目,也是个大缺口。

严慧娥,启明部教务专干、工会组长,2012年朋友赞助20000元购买盲文书籍,充实着学校的盲文图书馆。虽希望能扩充图书馆盲文书籍的数量,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

究其原因,则是盲文书籍,因书写方式特殊,由钝针打点而成,所用纸质必须是厚实的牛皮纸,造价昂贵;盲文书籍全靠双手触摸阅读,磨损大,不到几年就无法“辨认”;而且我国仅有两家盲文出版社,全国盲文教材的制作就已疲惫不堪,课外阅读书籍更是无力承担。

看着渴望阅读的学生,学校也想了不少办法,在每个班级建立漂流图书馆、建立学生阅览室,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,不断新加盲文课外本、大字本,同时与中国盲文出版社、图书馆建立联系,每年根据学生需求爱好,更新书目……

启明部教室后面,书架上全是体积巨大的图书,本以为是大部头巨著,仔细一看,却是《盲童文学》杂志,一本杂志只有不到二十个小故事,这根本无法“喂饱”这些“嗷嗷待哺”的学生。

“图书馆虽有不少音频书籍,但声音稍纵即逝的特性,学生普遍反映阅读效果不好。”虽知晓音频书籍的缺点,但只能依靠它缓解盲文阅读的“书荒”问题。“学校为孩子们开设计算机课程,另有盲用机房,电脑上装有读屏软件,学生能根据自身情况调节阅读速度。”

“优秀传统文化的学习,落脚点肯定是在阅读上。”严慧娥坚定地说道。